加积作用_夫子见老聃_一种误解_冰擦痕|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我无是也 > 正文内容

没有走到最后的感情都是胡闹_经典美文

来源:加积作用网   时间: 2020-10-16

  早上8:30,我们不见不散

  长篇连载第9次更新

  往期连载

  黎小姐,你的闺蜜是我的初恋(1)

  那个会脸红的男人,她就想逗逗他(2)

  浪漫的一夜,给了她刻骨铭心(3)

  寄人篱下的她,招惹了暴脾气的他(4)

  情敌出现,他开始紧张了(5)

  你冲别人笑,是不是应该向我交代下(6)

  楚先生,你的表白我还得想想(7)

  也许我们做朋友会比做恋人更长久(8)

  9

  第九章

  1

  毕夏坐在座位上,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她的脑海里闪现着这些年里和楚君尧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们一起做功课,一起参加竞赛,一起互考问题……郊游的时候他总是不由分说地抢过她的背包;吃饭的时候总是记得替她除去葱花和花椒;玩闹的时候会由着她在他手臂上胡乱画画;打游戏时会让她跟在身后护着她;生病的时候,去她家里看望她;在她考试忐忑的时候,摸摸她头说加油;下雨天的时候,把伞塞到她手里,一个人冲进雨中;节日的时候嚷着要她送卡片……他们有那么多点点滴滴,她从来没有去细想和整理过,但现在却觉得和楚君尧在一起竟然有这么多的回忆。

  楚君尧是她见过最聪明的男生,他总有很多的主见也总是很积极乐观。虽然他们一直在成绩上不分上下,但只有她知道,楚君尧一直在让着她。评选三好生的时候,竞选班干部的时候,要参加市里的活动拿名次加分的时候,他让了很多的机会给她,因为他知道,她真的很在意这些,名次,比分,认可。

  有一个脑袋在她面前放大,她吓得低呼一声,定睛一看,是黎允儿。

  毕夏瞪了黎允儿一眼:“一大早就要演恐怖电影吗?”

  “你这是在神游吗?”黎允儿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把书包往桌上一拍,毕夏感觉自己都跟着震了震。

  毕夏把书本翻了一页:“吃早饭了吗?”

  “对哦!”黎允儿自言自语一声,从书包里拿出一盒牛奶和面包,站起身走到姚元浩的桌前。

  “看你今天匆匆忙忙的,没吃早饭吧?”黎允儿对姚元浩说。

  周围的人一片嘘声,黎允儿瞪他们一眼。

  “好温馨呀!”有人用夸张拖长的语气说:“这药物治疗癫痫,请问什么时候才能停止用药呢?是爱心早餐吗?”

  毕夏转过身,也有些意外的看着黎允儿。

  姚元浩停顿一下,迟疑的看着黎允儿。周围都是看热闹的人,所有的人都对这样的场景既好奇又激动。

  “我可没下毒!”黎允儿大大咧咧的说。

  姚元浩还在迟疑,黎允儿有些生气了,干脆把牛奶和面包往他桌上一顿:“别像个女人一样扭捏,不就是个早餐嘛!”

  毕夏垂了垂眼,她想起楚君尧今天也没有吃早餐。

  黎允儿坐回到座位上,气鼓鼓的说:“不是做朋友吗?就这样对待朋友的善意。”

  毕夏看着她撅嘴的样子,朝身后看了一眼,姚元浩的脸红得跟火烧云一样,但他默默的拿过牛奶,把吸管打开……周围的人都注视着他,虽然只是递一盒牛奶,但在他们之间看来是多么“别扭”的一件事,这里面有很微妙的含义,就像夏日里要探出墙头的花朵,不管不顾。

  毕夏开始羡慕起黎允儿来,她根本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根本不去想未来。在她眼里,只有今天,今天她想要做什么,今天她的心情如何。而今天,她就是想要给姚元浩递一份早餐,她递了,哪管别人怎么猜,怎么想。

  “你得让人家来慢慢适应你的风格。”毕夏笑了笑:“对姚元浩来说,你攻击性太强了。”

  “那是不是先要迂回试探,再欲拒还迎?拜托,这可不是苦情戏。”

  毕夏“噗嗤”笑出声来:“你真的喜欢他?”

  黎允儿转过身认真严肃的看着她:“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

  毕夏撇撇嘴:“我打赌就三分钟热度!”

  黎允儿不屑的叹口气:“在你眼里,根本就没有真爱!”

  “走到最后的才是真爱,之前的那些,都是——胡闹!”

  “你真是超、超、超现实主义!”

  “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浪费感情。”

  “不过十六岁而已,能保持这样的冷静理智,简直就是怪咖!”

  “我就理解成赞美吧!”

  “切!”黎允儿悲愤扫她一眼:“我怎么就和你做了朋友?”

  “这应该是你做得最对的一件事!”

  前面的吕梁转过身:“吵死了人!还让不让人看书?!”

  黎允儿抬脚就朝他椅子踹两下:“你就不能在前面当个‘死人’?”

  虽然跟黎允儿争论了“关于十六岁的恋爱到底是不是真爱”,但只有毕夏知道,她其实是没有勇气。她不想自己的生活有所改变,不希望自己的学习被其他事影响,她在拼命的躲闪着什么。她想要理智,想要克制,可是她现中老年癫痫病早期的主要症状有那些在却是心乱如麻。

  2

  晚自习快结束的时候,黎允儿被英语老师喊去抽背功课,毕夏就独自回家了。

  “又不是小学生了,还要一个个的到老师那里背课本,真是笑死人!”黎允儿嘟嘟囔囔的说:“喂,作为好朋友的你就不能替我想想办法?”

  “那就好好背诵!加油!”毕夏冲她比了胜利的手势。

  “该不会是跟楚君尧约了吧?”

  毕夏停顿一下:“我干嘛约他?”

  黎允儿笑笑:“不知道你现在是‘话题女王’吗?神秘的告白者,加上楚君尧这个白马王子……小心后背中冷箭哦!”

  “管好你自己吧!”毕夏停顿一下:“楚君尧是白马王子吗?”

  “虽然我对楚君尧评价一般,但客观公正地说,他确实是学校里为数不多的花样美男之一。不过我家姚元浩是以气质取胜!”

  “噗!”正在喝水的毕夏一口喷出去,“你家姚元浩?!”

  “他是我的了!”黎允儿白她一眼:“你可别打他主意!”

  “我跟你眼光不同。”毕夏赶紧挥挥手:“先走了。”

  毕夏在取单车的时候看到楚君尧也朝这边过来,心里一慌,手上开锁的速度加快,然后低着头垂着眼,迅速的朝校门口逃去。

  刚想要骑上单车,感觉身后被人拖住,她心里一急:“别这样,楚君尧,老师同学都看着呢!”

  “你是毕夏?”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毕夏怔了一下,转过身,是一个陌生的男生。校门口强烈的灯光下,她看清了他,个子很高,平头,皮肤黝黑,穿着蓝白相间的衬衫,他的手正拖着她的单车后座。

  毕夏诧异的点点头:“你找我?”

  “我有事跟你说,跟我走。”男生不由分说的说。

  “你到底是谁?”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男生有些不耐烦的看她一眼:“如果你想在这里谈,也可以。”

  毕夏看了一眼四周正在议论纷纷的同学,默默转身:“那走吧。”

  男生走在前面,毕夏推着单车走在后面。她在记忆里仔细搜寻这个人的影子,但丝毫没有头绪。她想起黎允儿的话:小心后背中冷箭。难道是因为楚君尧,她甩甩脑袋,被自己荒诞的念头逗笑了。

  男生看上去敦厚,内敛,年纪应该和她差不多大,在学校里应该属于踏实勤奋的那种学生。所以毕夏并不怕他,也没有想过有什么不好的事。

  男生走到一个巷子处,突然出声冷冷致敬|武汉中际癫痫医院举办庆祝第三个中国医师节活动命令道:“进去。”

  毕夏朝着巷子里看了一眼,里面灯光昏暗,僻静空荡,而这个时间段,就连这条马路上也鲜少有行人,她心里有些害怕,想要骑着单车离开,但突然间男生抬手抓住毕夏的手腕,吓得她一个哆嗦,单车“哗啦”摔在了地上。男生大力拽着她往巷子里一推,她踉跄的差点摔了进去。她心里充满懊恼,看来这个男生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了,因为长着一副纯善敦厚的模样,害得她放松了警惕。

  “你到底是谁?!”毕夏在心里让自己镇定一些。

  她渐渐察觉到了真正的危险,从巷子深处又走过来两个男人,他们一步步逼近,下意识里她想要挣脱,可是从巷口那边又过来一个男人,他堵在那里让她无处可逃。显然,他们早就计划安排好的。毕夏开始感觉到害怕,她用手扳着箍住她手腕的男生的手,带着哭腔问:“你们到底是谁?你们想干吗?”

  男生把她的手朝身后一反剪,她整个人就被制服住,根本没有办法动弹。手肘疼得厉害,浑身开始瑟瑟发抖。

  “先把她捆起来。”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走到她面前,强硬扳过毕夏的下巴朝她嘴里堵上一块布,防止她喊出声来。

  男生迟疑一下,毕夏使劲挣扎,嘴巴里发出呜呜的声响。

  “快点,一会儿有人过来了。”男人催促道。

  “还是不要了……”另外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说:“说好了只是假装吓吓毕总。”

  “别害怕!”男生沉沉的对毕夏说:“我们不会伤害你!只是因为我们的工友在工作的时候出了事故,但你爸爸却不拿钱出来救治,那个人躺在医院里快要死掉了。”

  毕夏身体一顿,心里却放松下来。男孩的声音跟他的人一样,沉稳敦厚,有一种让她信任的感觉。虽然她不明白父亲究竟做了怎样的事,但她知道,面前的这几个其实不算是坏人。如果真的想要绑架她,他们会把她带到更隐蔽的地方,他们好像连辆车都没有,怎么把她带走?他们只是暂时的想要控制住她,然后逼父亲拿钱救人。

  她想要说话,可是嘴巴被塞了布条,只得呜呜呜的发出声响。

  “你要说话?”男生问。

  毕夏使劲点点头。

  “那你不许喊!”

  毕夏再使劲点点头。

  他们几个人使了眼色,刚想要松开毕夏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骑着单车闯了进来,他直直的冲进来,撞倒一个男人,自己从单车上跳了下来。

  毕夏借着清冷的灯光,看清了,那个人是楚君尧。她刚想要阻止他,但楚君尧已经跟那三个人打成一团,他就像头愤怒的小兽龇牙咧嘴横冲直撞,但到底是一对三,楚君尧很快被一个人从身后抱住腰,他使劲想要挣脱,脚胡乱的癫痫可以好吗踢来踢去。另外一个男人一把抱住他的脚,拼命的摁住,他正前方的男人四下里看看,然后从旁边捡起一块砖就要拍下去。

  毕夏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她的眼泪汩汩的涌出来,却只能含糊的发出呜呜的声音。电光石闪间,她听到男生喊了一句:“不要!”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个人,抬起手拦在了楚君尧的面前。举砖的人被突然而来的情况也吓住了,他已经收了力,但砖头还是拍在了那人的头上,时间在那一刻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而那个拦在楚君尧面前的人慢慢的抬起头来,毕夏认出了她,是那个“魔教教主”。

  她的身体摇晃了几下,终于站定,她抬手想要摸摸自己的头,嫣红的血在毕夏的惊恐里顺着她的脸淌了下来。

  所有人都傻掉了。

  男生松开了毕夏,毕夏一把扯下嘴里的布条,与此同时,楚君尧也挣脱开来,他扶住沈冬晴的肩膀,颤声的问:“你没事吧?”

  “对不起!对不起!”挥砖的男人突然间一拍大腿,嚎啕着蹲了下去:“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他在医院里快要死了!”

  男生看了吓傻的毕夏一眼,大力撕开衬衫的一角,给沈冬晴包扎头部的伤口,镇定非常的说:“先送你去医院。”

  楚君尧慌乱的掏出电话来,“110吗?我要报警……”其他人都没有动,倒是沈冬晴一把抢过了他的手机,笃定决然的说:“他们不是坏人!”

  “别!”毕夏对楚君尧说:“不要报警,他们真的不是坏人。”

  “可是他们……”

  “是我爸欠他们的钱。”毕夏深吸一口气:“先送她去医院吧。一会儿我就把钱给你们送过去。”

  男生停顿一下:“我们只是想让你给你爸打个电话,我们真的不会伤害你。”

  毕夏点点头:“别担心,我不会跟我爸说什么的。”

  毕夏看了沈冬晴一眼,转身走的时候,楚君尧在身后跟了上来,“你没事吧?”

  毕夏挤出一丝笑容:“楚君尧,今天谢谢你!”谢谢你为我这样奋不顾身,那一刻的楚君尧,比任何时候都来的帅气。

  楚君尧也笑了:“真没想到遇到这种事你还能这样淡定!没事就好!我先送她去医院……”楚君尧回头看了一眼沈冬晴,他没有想到沈冬晴会突然出现,更没有想到她会不顾一切的救他。

  未完待续……

  往期精彩

  黎小姐,你的闺蜜是我的初恋

  那个男人说,跟你约会,纯为聊天

  知道我的越轨之事,他还是执意要娶

  你点的每个“在看”,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